懿格

吃的cp很杂,意识流产出
关注需谨慎

哭泣

这是他爱的城市,埋葬过他爱的人。


女孩

在某个城市里,有一个被绝望和哀伤充斥的女孩。

她长相平庸,成绩一般,人缘很烂。

她总是抱着自己蹲在内心的小墙角里自怨自艾。

她也想过自杀,但是每次举起刀,对于疼痛的恐惧就淹没了她。

她扔下刀,蹲在地上放声大哭,无声地大声嘶吼。

她打心里眼瞧不起这个明明说着活不下去了可又惧怕死亡的自己。

有一天,女孩突然发现自己不会再受伤了,不会再流血了。

她终于在某个午夜爬上了那座摩天大楼的楼顶,

穿着小时候喜欢过的连衣裙,披散着长发。

暗夜包裹住她小小的青涩的身体。

像开错了时间的蔷薇,那一刻,她那么美。

她从楼顶纵身跃下,俯冲的身影像水里的鱼。

她逼着自己睁着眼睛,迎面而来的冷冽的风刮得她眼膜都疼了起来。

泪水从眼眶里一颗接一颗向后滑去。

仿佛被潮水淹没的感觉。

女孩在空中大哭,像个婴儿一样无法抑制地哭泣。

她感到有个温暖的怀抱接住了她。

无车的马路中央,女孩躺着,犯楞地望着那片刚刚拥抱过自己的天空。

我爱我遇到的所有人,和这个世界。

女孩想。

 

因为就在那一刻,她在自己绝望又解脱的哭声里感觉到:无非是因为想着反正跳下去了也不会死,什么也不会失去,什么都不会离开自己,所有才跳了下来。

我这么珍视它啊,珍视到想就这样死去来防止自己终有一天会失去它。

 

爱不能拯救她,只是她有一阵子不会再有力气从那里跳下来了。

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呢?女孩有点开心地想。

END

————————————————————————

妈呀,我怎么这么喜欢意识流

雨夜(路楚向)

算是《灰色世界》的后续吧,这次是楚子航视角

依旧是意识流短打

推荐配乐《old money》

——————————————————————

怎么去评价楚子航其人呢?

冷酷,优秀,毫无温度。

就像被设定好了一样去做每件事,更甚过于机器人——他甚至没有程序错误。

可是他其实只是个死小孩,一个活到了22岁,却死在了15岁那年的小孩。他的心里永远有一场雨,无穷无尽好像要一直下到世界尽头。再那场雨里,他一个人流着泪开着迈巴赫逃亡,把那个是自己父亲的男人和奥丁一起甩在身后,那个场景一直刻在他的脑海里,就好像他一直坐在那辆迈巴赫里,清清楚楚地盯着汽车的后视镜那样。

他不说话,也不流泪,把那个晚上小心翼翼地藏起来,把自己的怯懦无能都藏起来,以刀剑,以火焰,来守护他心里那不在长大的死小孩。

每次任务完成的时候,楚子航在想什么呢?一个人在午夜步履匆匆地回到小旅店,一个人把酒精倒在伤口上,一个人擦拭村雨的刀刃,一个人承受死亡的重担。他心里15岁的孩子已经很累了,他或许想哭想笑想关心,想触碰温暖那颗不敢冷却的心,可总被那个杀胚拦下来,他说:他现在不需要了。

他成了狮心会长,释放了那一颗狮子般的心,他拥有了永不熄灭的黄金瞳,睁开眼就能驱散雨夜的迷雾,他掌握了君焰,连把漫天的雨丝都蒸发。可这些,都没能拯救那个小孩,他寒冷,迷茫,孤独——闷得慌。

可是路明非来了。还好他来了。

这个不亚于自己的小怪物总是一副人畜无害的废柴样,一口一个师兄带着点惶恐的自卑——不,这不是自卑,是一种别的什么情绪。楚子航说不出来,他想,这个师弟以为他自己是自卑的,但其实不然,那是格格不入的孤傲,是对这世界的无奈和纵容。

楚子航心里的死小孩跳了起来,他看见一个小小的缝隙,拼命地往外钻。

所以这个总是个机器人一样没有温度的人不一样了,他成了一个八婆,一个抢亲的帮凶。他把这颗心还能有的温度都给了这个小怪物,好象这样,那个15岁的小孩就能重新活过来似的。

也许有那一天,他真的活过来了,这次,那个15岁的孩子一定能被拯救吧。

END


《狂傲仙魔途》虐恋巨作了

关于这本原著冰七九的感情线,我不知道可不可以这样概括——

岳七心里只有天下大义,而那对沈九的坚持只是天下大义的一部分。

而沈九心里只有岳七,年少的岳七,长大的岳清源。

洛冰河的心里什么也没有,只是隐隐约约藏着沈清秋的影子。

每个人都被折磨,终其一生也不得幸福……
————————————————————————
日常胡言乱语

上帝说安迷修是雷狮的真爱

吃了那么久白食终于决定自割腿肉了!

人物可能有ooc,文笔略渣慎入

希望你能看到最后

推荐配乐《love story》

——————————————————————————

我们的一生会遇到过八百二十六万三千五百六十三人

会打招呼的是三万九千七百七十八人

会和三千六百一十九人熟悉

会和两百七十五人亲近

但最终,都会失散在人海

摘自---《阿狸·永远站》

————————————————————————————

1

首先,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每个人在出生时都会伴随着另一个人的名字。

这个人的名字在他心里,在他脑海里,在他从不懂事到懂事,从不懂爱到懂爱的每一天里,深深镌刻在他生命里。

这个人是上天注定的他一生的爱人。

可是上帝说,这是个秘密,你不能告诉别人。

所以每个怀抱着这个秘密的普罗大众在人海茫茫的世界里跌跌撞撞,渴望找到那个命定之人。

可在八百二十六万三千五百六十三人里找到那一个人有多难呢?

很难,难到雷狮几乎是一出生就放弃了。

雷狮遇见安迷修是在十六岁的夏天。和隔壁高中打完篮球友谊赛之后,他像往常一样送卡米尔回家。

那天的斜阳绚丽地刺眼,当他看见顶了一头刺猬活像抹了全超市发胶的棕发男孩从夕阳下跑过的时候他没想别的什么,就想起了班里某人每天地扼腕叹息。

看见了吗,夕阳下的奔跑,是我逝去的青春。

2

雷狮第二次见到安迷修是在一个礼拜之后,在他逐渐忘掉了那个鬼畜画面的时候,画面的主人公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他的教室,甚至还打算在他身旁坐下。

“啧,没看见这是老子的位置吗?”雷大爷不是很爽,他一向占两个座位,够清净。

“可是我问过老师了,这里没人坐啊?”安迷修那张略显呆滞的脸庞上写满了“疑惑”两个大字。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你换其他的位置去。”

“可是这里没有其他位置了啊?”

“没有桌子不会去政教处搬吗?”无端被打扰了清净的雷狮感到越来越烦躁,这个新来的愣头青怎么会蠢到这种地步。

“同学,教室所有的桌椅都归学校所有,霸占公共资源的行为的不正义的!”

此话一出,前排突然传来了不合时宜的笑声——那种想憋却没憋住,硬生生被人打回去的凝固的笑声——来自佩利。

此刻呆滞的人变成了雷狮。十六岁的雷狮狂放不羁一路长歪的三观遇到了第一个试图让他逆生长,甚至强行改道的家伙。现在这个家伙正因为没椅子坐而被迫站着俯视他,脸上还带着微妙的正义光辉。

在这种令雷狮智熄的操作下,安迷修最终如愿以偿地坐在了他想坐的位置上。

从此,雷狮有了一个同桌,他的名字叫安迷修。

3

“雷狮!你又不交作业!”就像每个收作业的早上一样,他的小骑士同桌又在大呼小叫了。

自从安迷修转来这个学校,这三个字就像长了翅膀似的在全校传开了。

那时候安迷修走进食堂都会引起一阵侧目。

从“看,那是雷狮的同桌!”到“看,那里有个帅哥耶!”再到“别看,那里有个恶心帅!”,安迷修总算体验到了什么叫做哀莫大于心死。

对此他的同桌雷狮持有不同看法——他不仅疯狂嘲笑了安迷修,还是当着安迷修的面嘲笑的。

于是不多久两人打了一架。据雷狮所说他们本该在安迷修转校的第一天就打起来,可惜那天的场面实在太过呆滞,让雷某人不愿回忆。

4

“安大班长,我以为你应该已经放弃了才对。”不一样的是雷狮的态度,从一开始的不耐烦再到嫌弃,然后是耐人寻味的探究。

雷狮甚至连作业本都懒得拿出来,瘫在椅子上的样子在安迷修眼里就像个老赖。

安迷修的额角冒出了十字符号,接着被他自己强行扭成万字符——珍爱生命,佛系面对雷狮。

“即使是面对恶党,骑士也应怀有救赎的善心,你还是早点觉悟吧!”雷狮自暴自弃地继续瘫着,在心里琢磨自己有个智障同桌的可能性有多大。

今天安班长也认真的在小本本上写下了雷狮的名字。

5

十七岁的整个夏天雷狮都在忙着准备即将开幕的各校篮球联赛——他当然不担心自己会输,只是找个借口能在上课的时候溜到操场上去碰球罢了。

当他用这样的借口和班长安迷修解释的时候,雷狮竟然有些紧张,不过不愧是安迷修,居然相信了他这冠冕堂皇的理由,“看样子即使是恶党也能稍微理解一下集体荣誉感这种东西的嘛!”

他的样子甚至看上去有些骄傲,把雷狮看得有点火大,差点把球扔出去就要撸袖子。

卡米尔:大哥,算了算了。

意外的是,尽管雷狮几乎一整天一整天地泡在操场上,他看见安迷修的频率还是出奇的高。

帮老师跑腿时的偶然路过还是其次,安迷修居然还会主动到操场“视察”他们练球,甚至“体贴细心”地照顾起了他的球员。

事实上,安迷修本人并没有多想,作为一个浸在骑士道光辉里长大的社会主义好少年,他真得只是想关心关心这几个为了集体荣誉做出牺牲的迷途不良。

雷狮:“安迷修,打一场吧!”

安迷修:???

6

之后两人打得一场传奇球赛由于触及到了作者的知识盲区被迫下线。

7

最后还是演变到了不动手就不能收场的地步。

安迷修和雷狮带着满脸青紫的痕迹愤愤地想:怎么会有这种无药可救的恶党/骑士!

左手手肘脱臼的安迷修和右脚脚踝骨折的雷狮成了整个班里最靓丽的风景线。

在安迷修师傅的暴力正骨下,安迷修率先从残疾人恢复了,于是每天盯着瘸腿雷狮让骑士心里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愧疚感。

放学的时候,安迷修跟着雷狮一路目送他瘸着腿蹦回家。

刚开始雷狮非常不爽,就好像被安迷修当成那种弱不禁风的女孩照顾那样不爽,不过后来他反而变得乐在其中,傻子骑士时不时露出的愧疚而纠结的表情简直就是他的快乐源泉。雷狮顺便还得寸进尺地翻出了在抽屉里积灰的英汉大词典装进书包,然后理所当然地递给了安迷修。

8

距离就在这样一前一后的步伐里渐渐拉近了,棕色男孩的影子在夕阳下被拉得狭长,伴在另一个影子旁边。

那天的夕阳特别熟悉,让雷狮忍不住有些愣神。等他回过神来,安迷修已经挡在了自己身前。

“怎么,雷狮?腿瘸了,脑子也被打傻了?”陌生中带点熟悉的声音传来。

雷狮皱了皱眉头——是之前和海盗团有点过节的小混混。满血的时候雷狮连眉头都不会皱一下,但此刻进医院都可以评定伤残等级的雷狮就不太妙了。

“上次你把我弟兄送进医院的事可还没完呢,今天咱们算算账呗?”

“你……”雷狮的话还没说完突然就被某人打断了。

“在下不管恶党之前做过什么不是人的事,但乘人之危是小人之行,是在下的骑士道所不能容许的!“

前半句话听得雷狮的眉头直抽,听完之后抽得更厉害了——傻子骑士是打算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给这帮不良当场洗脑吗?

对面的头头露出了和曾经的雷狮一样呆滞的表情,随后觉得自己被耍了,顿时怒火中烧,带头举着拳头冲向安迷修。

骑士摆出标准的迎战姿势,扎稳了下盘,随时都能对着迎上来的脸左右开弓。然后就在安迷修即将帅出人生巅峰的时候,雷狮,一个瘸子,一把扯着安迷修的书包把他甩上自行车后座,狂野的就着石膏踩着脚踏车一骑绝尘而去。

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头昏脑胀的安迷修半天才反应过来。

“雷狮你腿好啦!”

“……没有。”

9

在那之后本来还没好透的伤自然是雪上加霜,雷狮还没来得及讽刺安迷修打算“以一敌百”的睿智行为,反而先被对方劈头盖脸地教训了一顿。

“腿还没好恶党你逞什么强!”

雷大爷最后也一脸不爽地被安迷修驼进了医院。

最后,更糟糕的是,雷狮没能赶上当年的篮球联赛。

不过相对地,他收获了来自宿敌的将近半年的无微不至的照料——这种满足感岂是一场小小的篮球赛所能带来的呢——一个字,爽!

10

十八岁的夏天,是雷狮遇见安迷修的第三个年头。

他和安迷修走在路上,然后对他说。

安迷修,我喜欢你。

11

说实在的,安迷修真担心恶党要在后面加上“做我的人吧”这种标准黑道老大式的发言。

12

后来恶党和骑士成了爱人。

雷狮想起了那个被自己遗忘的和上天之间的秘密。

上帝说:你的爱人叫安迷修,你们的爱有如骑士精神,至死不渝。

他在那八百二十六万三千五百六十三人里找到了对的人,仿佛是被神眷顾的人。

尾声

在八百二十六万三千五百六十三人里找到那一个人有多难呢?

难到有很多人都放弃了寻找。他们无所谓命定的真爱。

但,仍然有那样坚定的傻瓜愿意去寻找一个虚无缥缈的名字,只是因为上帝说,他爱他。

雷狮能在十六岁那年遇到安迷修,是因为安迷修冲着心底那个二十二画两个字的名字奔跑了那么多年,从他不懂事到懂事,不懂爱到懂爱。

不要轻易放弃你的真爱,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的另一半是不是正在跨越半球的距离寻找你。


灰色世界

本人的第一篇路楚文,晚自修听歌听出来的半成品,应该是有双视角的

本篇为路明非视角

意识流短打

其他应该没什么需要避雷的

推荐配乐《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

————————————————————————————

众所周知,路明非是个衰小孩。

可人们不知道的是,衰小孩路明非,早先十几年的世界,都是灰色的——或许曾经在星际争霸里还有个彩色的头像,但后来也永远地灰掉了。

他一个人在灰色的世界里跑来跑去,过着从家到仕兰两点一线的生活,也会追逐女孩白色的裙摆,就好像他真能感受到那种圣洁的颜色。有时会被婶婶和胖子表弟差使出去跑腿,每到这时候,他挤过十字路口拥挤的人潮,摩肩接踵的湿热感却像是一道屏障,把他牢牢挡在外面。

这世界就像一场灰雨,而世间只有他一人撑着伞,格格不入。

他问,下雨了为什么不撑伞呢?

人们说:因为你是个怪物,你和我们不一样。

路明非没觉得孤独,只是觉得,这个世界,了无生意。

直到他来到那个地方,一个充斥着科学怪人和远古巨兽的学院里。

在那里,有个人,初见时抬起的黄金瞳,鎏金绘彩的金黄成了他灰色世界里的第一抹亮色。

像展开的浮世绘,从此他的世界都明亮了起来。性感师姐的红色头发,骚包老大的金色长发,地铁站铺满女孩全身的白色花瓣,无天无地之所湛蓝的汪洋,高天原酷炫的灯影,小旅馆昏暗的灯光,东京天空塔上的明珠,梅津寺町让人流泪的落日,小怪兽白皙的皮肤,和大片大片,赤红的鲜血。

还有,还有,黑暗里燃烧着熊熊火光的君焰,和那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

衰小孩身边有各种各样的颜色了,可那个为他点灯的人早就成了其中独一无二的了。

直到有一天,黑暗里的火光消失了,跟着他一起熄灭的还有路明非眼里的万千世界,他只能看见村雨最后的刀光湮没在无边的纯黑里。

一切又像回到了从前,就像那时某个晚上,一个人在房里,听见门外属于叔叔婶婶和那个小胖子的另一个世界。

而路明非的世界,曾经来过,又走了。

像渴望火光的飞蛾一样,奋不顾身地,冲进黑暗,野兽般咆哮着,睁大了它狞亮的双眼,埋藏起不安与恐慌,好像这样就能吓走黑暗,把他最重要的色彩从泥沼中拉出来,抱住,拼尽全力也不放手。

路明非不讨厌灰色,也不会因为厌倦而反胃——就好像任性的王从不怕孤独,他只是担心自己的王土不够有趣。

可楚子航不一样。路明非是被诺诺捡回来的猴子,可是这个唐僧比猴子还疯,只好让隔壁的如来代为管教。如来每次摸着猴子的头,不说话或者说话太多,陪在猴子身边。

他是王,也是楚子航这尊如来的猴子。

失而复得的喜悦是无法用心跳的加速来形容的,那种刹那间灰暗的世界又重新点缀上各色灯光的感觉,好像黑夜里爆炸开的火光,舞池中央倒映着万色的璀璨的明珠,还有夜里漫天的银河。那么耀眼,耀眼地让人落泪。

怎么可能让你轻易死掉,再一次,死在我的面前!

这世界上一直有一个人在想你,他一直没怎么说,就连自己也没察觉到,但他还是为了你,拼了命地反抗这个世界,挣扎得翅膀鲜血淋漓。

所以,楚子航,不要死!

也不可以!

END


枯骨新芽

本人的冰九处女作,还和以前一样都是意识流小短文

ooc算我的

大抵没什么雷点要预警的吧

最后,希望能写出我心目中他们的模样

————————————————————————

那一天,沈九走的时候,没什么表情,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那一眼,没有怨恨,没有后悔,没有令人作呕的自视清高,只剩下一片荒芜。

洛冰河生气了。他也不知道是在生谁的气。

这些年,大仇得报,妻妾成群,他过得肆意快活,难得来了兴致还会去地牢看看他的故人。

沈九还没瞎的时候每次见了他总是从喉咙里挤出三个字:“小畜生。”阴狠又毒辣,像极了沈九那人。

后来他又瞎又哑,却还是用满是刀疤血痕的脸露出最讽刺的笑。

洛冰河从不和他置气——和一条狗有什么可置气的呢?更何况这条狗现在是活了还是死了全凭他一句话一个念头。

沈九早就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可他总是吊着一口气,即使岳七也走了。即使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人等他回去了。他总是不肯走。

他不是受情感摆布的傀儡,更不想在最后还为了其他的人走得不明不白。他一生种种别人总教他悔过,可他偏不,即使心里总是嘶吼着咆哮着。

嫉妒也好痛恨也罢,唯有懊悔不存。

在他完全是个废人之后,洛冰河便很少来了,来了他也不大知道。

他总想,洛冰河如今对着一个又聋又瞎又哑的人还能做什么呢?骂他,他听不见,当着他的面杀人,他看不见,对他上酷刑,他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这场游戏,玩到现在,还有什么意思呢?

地牢里暗无天日的时日过起来叫人没了日夜的概念,只是整日整日思索。

很明白了,到这地步,反倒是他沈九有了做选择的境地。

然后他就走了,咽下最后一口气,死在了洛冰河面前。

他甚至还笑着……洛冰河嘲讽地想

沈九走了以后,洛冰河似乎连他的尸骨也不想放过,打发了魔界杂兵丢出去喂狗,自己一个人呆在地牢。

他想起还在清静峰的日子,沈九总是收拾得整整齐齐,一身青衣,似乎自有傲骨挺立,即使是扭曲着脸骂他小畜生的时候也不变样。后来在地牢,这人也从来不认输,即使一边惨叫,也总要一边扯着嗓子用最难听的话讽刺他。沈九便是如此,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他偏不让那些欺侮他的人如意。

那洛冰河如意了吗?

原来是这样的。

魔君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地牢里了然。他想要的,即使毁了也想要得到的无非是那个总是高高在上露出嘲讽表情的沈九。

把他关在这里,锁着,拷着,只是这样便让他心满意足地度过了那么久。

原来这么多年潇洒肆意的心安都是这地牢里他最恨的人带给他的。

人世就是这么讽刺的东西。你越珍惜的越得不到。越弃之如糟粕的东西却总是粘着你不放。等你终于摆脱的时候,他又与你玩笑,告诉你——其实这就是你一直珍惜的东西。

就好像一场玩笑,被玩弄的人总是不知该怎样笑出声,只好哭着一张脸,咧出最难看的笑容,不知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他人。

可是怎么样呢,都已经是一具冰冷冷的尸体了。无论是经年的执念,变质的爱恨,还是翻涌起海潮的悔恨。

已经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

END

动笔的时候没想过要写什么cp,写着才发现这两个人的人生无论是谁都已经无法和另一个完全撇开关系了。只有这两人互相存在的生命才是最真实的生命。

身高

一件很重要的事,师兄175,而明妃现在已经178了
路楚得还不够明显吗?
想想曾经我比你矮3公分,现在你比我矮3公分
舒服

女孩的婚礼

一篇情感意识流小短文,写的真的很意识流,也不知道各位看官能不能看懂【意识流到不知该打什么tag

文内所有司仪的台词全都是网上查的,如果有步骤不到位的还请海涵。

搭配音乐食用更佳——《等你的季节》【放错链接了orz,算了就这样吧】

 

“尊敬的各位来宾,先生们女士们,大家中午好!在这个美好的日子里,我们将见证一对情侣——张子佳先生和吕昕然小姐的幸福结合,受两位新人的委托主持本次婚礼,下面我宣布,婚礼仪式正式开始,首先让我们以最热烈的掌声有请今天的王子张子佳先生闪亮登场!”

 

明亮的舞台灯光,司仪的声音也沾染着甜蜜的幸福的气息,参加婚礼的人们尖叫着欢呼着,年轻的伴郎吹着口哨把他推上了台。

他很紧张,伸手理了理领结,又抚平了西服外套,仿佛空闲下来手就不知道该放在哪里了。

今天他就要结婚了。

 

“正向我们走来的就是今天最幸福的男士张子佳先生,你看他脸上撒满了幸福的阳光,他要将爱情进行到底,让我们为他鼓掌加油!!”

 

他带着腼腆的笑容,就像当年那个不小心迟到了的男孩一样笑着走来。

他是今天最幸福的人。

曾经自己也是。

 

“张子佳先生,此时此刻有怎样的心情要表达吗?”

 

他张了张口,准备好的说辞随着他青涩又深情的嗓音传达给了每一个人,每一个字都吐露着他有多么幸福,他是多么爱着这个新娘。

 

“能娶到她,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所有人都在鼓掌,你也一样。

在你最幸福的时候,也想把自己的心情光明正大地分享给每一个人。

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

 

“今天是你最幸福的时刻,这么多亲朋好友为您见证,准备好了吗?……”

 

一个女孩最美好的年纪是在校园里,她和身边最亲密的闺蜜闹来闹去,快乐地像一只百灵鸟。直到她遇见了你,每天很早到校,早早地坐在座位上等你,希望你一走进来就能看见她。

你成绩很好,她也不敢瞎闹,推拒了周末出去逛街的机会,埋头在图书馆里研究物理化学。

你受老师欢迎,她就天天去办公室问问题,一边听讲一边偷偷看你的眼睛。

在玫瑰色的叛逆期里,你改变了她。

她想为了你做一个好女孩,她让自己沉静下来,逼迫自己学不擅长的科目,哪怕失败倒在被子里大哭,也总是很快擦干眼泪。

她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跟你说,她想把她为你做过的事都告诉你。

不是为了邀功,只是想要你知道,她真的很好。

也很爱你。

 

“现在有请我们的王子将左手郑重的放在胸前,有人说女人是男人身上的一根肋骨,一个女孩的诞辰就意味着一个男孩的等待,请问张子佳先生,您愿意娶吕昕然小姐为妻吗?”

 

整个大厅的镭射灯全都照耀着舞台最中央的人,她躲在阴暗的观众席里,在心里对很多年前那个小男孩细细地叮嘱。

你知道以前有很多的傻姑娘喜欢过你,但今天和你站在台上的人一定是最爱你的人。

这个女孩愿意为了你把长发盘起来,愿意为了你去节食减肥好穿上你为她选的婚纱,她愿意为了你放开父母的手,她愿意在众目睽睽之下和你接吻,她愿意为你送上她最美的时候。

女孩出嫁是她一生中最美丽的时刻,不论以后会不会还有机会穿上婚纱,换一个人说出“我愿意”,此刻她都已经把最美的样子奉献给了你。

她真的很勇敢,也很爱你。

其实你知道,我也愿意。

 

“公主需要王子最深情的呼唤,她将会携带幸福来到你的身边,你现在想说些什么呢?”

 

她是你的公主,而我是你的灰姑娘。

辛度瑞拉不能嫁给王子,公主才能。

 

“吕昕然,我爱你,嫁给我好吗?”

 

很难想象他这样优秀的人会说出这样简单的说辞。

但即使如此,我也很想代替她说:

——好!

 

“好!”

 

歌声从音箱里传出,王菲的声音清澈的一如当年。

你的公主从华丽的城堡里走出来,牵着她父亲的手,微微垂着头笑着,她长长的裙摆拖在地上,圣洁的像刚下凡的天使。

你听见歌声轻轻说:

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

我愿意为你,忘记我姓名

就算多一秒,停留在你怀里

失去世界也不可惜

……

 

“张子佳先生,你愿意娶吕昕然小姐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她爱护她,都对她不离不弃?”

“我愿意!”

“吕昕然小姐,你愿意嫁给张子佳先生为妻吗?不论顺境,逆境,健康,疾病都照顾他爱护他,都对他不离不弃?”

“我愿意!”

 

台下雷鸣般的掌声突然响起!

你鼓掌鼓地很用力,就好像现在结婚的人不是你暗恋的那个男孩,而是你的儿子,而你是他的母亲,你正由衷的为这桩婚事而快乐!

你突然笑了。

也许女孩喜欢一个人,最后就会变成这样吧。

你没有对他表白,只是一直和他保持着不近不远的距离。

女孩长大了,爱也变得深沉起来,她现在不一定要和男孩永远在一起,不一定要做他的公主,她只要看着他幸福,就会觉得整颗心都被填满了,溢出地都是蜜糖。

 

你是她的良药,苦口,但她因为你,成为了一个完美的女孩。

有一天会有一个男孩对她说:我喜欢你。

然后她们会约会,恋爱,结婚。

有一天她会穿上洁白的婚纱,对着那个温柔对她的男人说:“我愿意。”

所有人为他们的爱情鼓掌,就像她为你鼓掌一样。

 

从那以后,大家各自都很幸福。

只是,她不再是你的女孩了。

 

现在,张子佳先生,你可以亲吻你的新娘了!

在黑白与灯火中惶然而又自得的每一个人,我们所拥有的世界只是未曾察觉